相关文章

PE管行业长沙会议:十字路口的选择

本报记者 李雍君 长沙报道

浮盈税传闻引发业内热议 中国股权投资高峰论坛召开

“今后几个月可能会出现一些事情,如果不发出我们的声音的话,会在一段时间内造成PE和VC行业发展的一个低潮,也不利于国家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设。”

或许正是出于跟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常务副会长、博威资本主席衣锡群同样的担忧,2012年5月19日在长沙举行的“2012中国股权投资高峰论坛”上大腕云集。

在外界评论PE“一片乱象”,“浮盈税”传言不断的关键时刻,参加高峰论坛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“长沙会议”是创投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,期望业界联合起来,把中国股权行业的发展转化为对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贡献。

在此次会议上,与会的30多家协会会长和代表共同签署了《中国私募股权投资与创业风险投资行业共同宣言》。

浮盈税激发行业危机

“全民PE”、 “PE暴利” 、“PE骗局”等负面消息带来的压力尚未消除,实体经济走势难以乐观之际,“浮盈税”传闻再度刺激了PE敏感的神经。

“中国风险投资之父”、全国人大原副委员长成思危在会上指出,目前金融危机尚未结束,欧债危机持续发酵,世界经济可能还要下行。我国今年的经济形势比2009年还要严峻,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需要坚持。

事实上,随着实体经济的不景气和行业前期“疯投”的透支,PE投资已经出现连续三个季度的下滑。根据China Venture统计显示,2012年一季度私募股权(PE)投资案例仅43起,投资总额38.95亿美元,相比上年同期案例数量及金额分别下降50.6%和27.2%。

对于35%至40%的“浮盈税”坊间虽有各方说法,却一直疑云未消,这也成为长沙会议上讨论的一个热点。

湖南省股权投资协会会长、湖南高新创投董事长黄明认为,股权投资是“组合投资”,平均成功率一般在30%左右,不能看着某个股权投资的项目回报率高,就要征高税收,特别是按浮盈为基准进行征税更不合理。

苏州市创业投资协会会长孙林夫则感叹,如果“浮盈税”真的施行,是将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国际主流的PE/VC合伙制退回到有限公司制的老路上了。

据记者了解,酝酿多时的《证券投资基金法》修订,各方在是否需要将股权投资基金纳入该法统一调整上,以及如何调整上,存在着很大的分歧,变数很大,进程未定。

中国PE行业产生于2007、2008年。在全球次贷危机弥漫,全球经济走向波谷的时候成长起来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共有3500多家PE管理公司。继天凯、活立木之后,天津市卓远天泽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再次翻船,也令PE的自律与监管成为焦点。

对此,成思危点出了中国PE目前面临的窘况,即人才缺乏、资金渠道狭窄、行业混乱松散,过于急功近利等等。他认为,中国转变发展方式会给PE行业带来机遇。他表示,没有风险投资就不可能建设创新型国家,因为没有人支持创新的人去创业。PE业发展要注重培养优秀的GP,放宽对LP的限制。

成思危赞同行业加强自律,鼓励不要完全依靠政府,要更多依靠行业和民间的力量来发展,在发展中规范,在规范中发展。

处于十字路口的PE,该何去何从?加强行业自律是他们打出的第一张牌。

在长沙会议上,与会的30多家协会会长和代表共同签署了《中国私募股权投资与创业风险投资行业共同宣言》。

该份首次以协会名义发出的宣言要求强化行业自律意识,建立行业规则,强调对出资人负责,对项目负责,对行业发展负责,追求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。

黄明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希望协会能从政府部门获得一些授权。比如支持建立对从业人员有效的评估认证和查询体系,“改变不懂医的人在看病时开药方”的乱象,并能协助相关部门在行业准入、资格审查、税收减免、项目备案等方面开展工作。

同时,中国股权投资私募基金协会还在会上推出了《中国股权投资基金行业指导原则》黄皮书。

呼吁行业自律,加强自我管理是中国PE业试图拨正行业方向、改变社会成见、去“污名化”和“妖魔化”的一次努力。这背后,隐藏的是一种“既希望监管更害怕乱监管”的忧虑。

衣锡群认为,对私募股权基金最主要的监管应该来自于资产拥有者的监管,就是来自LP的监管,对PE不能借助对其它业态的行政化的监管来解决问题。

成思危提醒,交易先于制度,没有经验,先不必急于立法。可以由政府法规初步规定,通过实践、通过发展来规范股权投资基金。